被下了药看着女友被狂插屁眼 - 被下了药看着女友被狂插屁眼

自从我从房东春辉那里辞租之后,我和女友的同居生活只好暂时结束,各自搬回自己家里去獑獃獍獌,漭浐漷滞这样子,我们就不能夜夜春宵尽享鱼水之欢莅蓍蓁蒟,台与舕舔实在很遗憾啊,害得自己可怜的大老二每晚胀得像大黄瓜那样歌歋歍殠,稨穊称稦无处可发洩,家里只有妈妈一个女人铨铱銢銤,墔塼塽墉难道要送老爸一顶绿帽不行?别开玩笑了

  

  正当我天天为这件事筹眉不展的时候,我偶然遇上了阿山,他是我中学同学,本来也是好友,但他读了另一所大学,所以就疏远了,这次遇上倒是有点他乡见故知的感觉,立即跑去附近的咖啡室叙旧。

  

  我大学毕业了,他也该毕业了吧,现在经济不好,不知道他在做甚幺工作。“哦,现在情况这幺糟,很难找工作,我干脆不去找。”阿山说,“我爸爸年纪已经大了,他也想退休,就叫我去替他经营那家地产公司。”可真令人羡慕呢,有个老爸留下一家公司让他做小开。“公司就在附近呢,你要不要去看看?”

  

  不论是好奇心驱使或者礼貌上,我都要跟他去看看。喔,原来也不要太羡慕他,我还以为是家甚幺大公司,但却只是一家位于街角的小店铺,全公司只有他一人,他刚才跟我去喝咖啡,那店子就暂时关门。

  

  真想不到,这种小店铺竟然能养活他们一家,还能赚一些钱。在这种经济环境下,算不错的。“别奇怪,前几年地震后,这区买房租房建房都比较多,你看,不少人把旧房子交给我们卖掉或者出租。”阿山解释着,打开木橱,指指里面放满的楼房钥匙。

  

  那可真巧,我正好想租一个房子,和女友一起筑起幸福小窝!“你也别着急租房嘛,你喜欢那个房子就借去用几天,反正房子没卖没租出去,你想甚幺时候去住都可以。”阿山露出神秘的笑容说,“告诉你一个秘密,我和女友就是经常去不同房子住,哈哈,每晚都有新鲜感嘛。”

  

  哇塞!有安呢好康的代志?我被他那句“每晚都有新鲜感”打动了,原来做地产公司还有这种好处!阿山也是真够朋友,打开木橱,任我随便挑选钥匙,还跟我讲这房子有甚幺特色,那房子有甚幺背景,周围的环境又是甚幺。

  

  大家看到这里,可能觉得我对阿山的形像描写得很模糊,连他高矮肥瘦也不写,他跟我讲过他和他女友在不同房子里翻云覆雨的情景,我也不写。这是因为他对我是这幺够朋友,我就不好意思把他写进这种色情文章里面来,况且后面的情节和他没有多大关系,所以我就含糊带过去,不要影响到他那家庭式的小生意。

  

  反正我就经常找阿山拿钥匙,然后带女友去那个房子里温存一晚。当然,我们也要带旅行包,因为有些屋子里连家具都没有,只剩下四面墙,呵呵,让我们可能感觉一下家徒四壁的滋味。

  

  我挑选的时候,只是听阿山简单描述一下,就选了那支钥匙,我事前没先去看看,这样就更加刺激,有时还有意外的惊喜,好像有一次我和女友去的那房子,所有家具都整整齐齐,装修得很豪华舒适,还有个大浴缸够我们两人一起洗浴玩耍,我们做梦也想不到这个旧区的旧楼房里,竟然有这种房子,结果那次我们渡过温馨浪漫的晚上。

  

  有一次,我和女友吃完晚饭,就去一间空屋,也是事先没去过。进了房子,才发现电灯不亮!妈的!“其实黑乎乎也不错嘛!”女友见我有点恼怒,立即搂着我的腰,还主动擡起头亲吻我。我给她这幺一迷,就立即把她身子搂抱着,我们就在黑暗的空屋里拥抱亲吻。

  

  其实只是电灯没电而已,屋里也不是伸手不见五指那种黑暗,隔壁人家的灯光可以从窗口照进来。那种滋味倒有点像在后巷偷情那样。我于是一手紧紧搂着女友的纤腰,一手抱着她的头,跟她热烈地亲吻起来,我的舌头在她的嘴巴里追逐着她的小舌头,然后卷弄着她的舌尖,她给我亲吻得不断呼出暖暖的少女气息。呵呵,时机成熟,我的手掌就不规举地摸向她胸脯上两团又大又圆的乳峰上。我对她太熟悉了,衣服要怎幺打开,对我来说简直是易如反掌,只是几秒钟的时间,我的手就连她的乳罩也解开了,手掌直接握上她两个软软嫩嫩的奶子上,开始顺时针方向逆时针方向地揉搓着。

  

  “不要嘛,先去洗洗澡……”女友在的怀里抗议,想要推开我。“下午才洗过澡。”我和她下午才去过室内游泳池游水,游完水当然会洗洗澡。我知道她会找借口推开我,只不过是维护她那女生的矜持而已。于是我继续搂着她,这次连她裙子上的钮扣也解开了,整件裙子就掉到地上来,我的手指就直接侵犯她两腿之间那柔嫩的地带,她不禁地“嗯啊”一声。

  

  “看你等我好久呢,这里都湿成这样!”我的手指从她内裤里拔出来的时候,带她的淫水也带了出来,我故意拿到她面前来,在她脸上抹一下。

  

  “你还笑人家……都怪你这个逗人家……明知人家敏感嘛……”女友还扭扭捏捏没讲完,就突然又是一声“啊噢”,嘿嘿,知道我的厉害吧,我就在她啰啰嗦嗦的时候,就采取迅速行动,把她内裤往下一扯,把手指攻进她的小穴里,她里面早已又暖又湿,我的手指就长驱直进,在她那嫩嫩的小穴里挖着搅着,她顿时全身一软,一句“你好坏……”没说完,身体就软了下去。

  

  我也是个年轻壮汉,身手敏捷,立即把自己的裤子脱掉,把女友压在地板上,把她“就地正法”。“啊啊……你真是野兽……也没有前奏……就把人家……”女友两腿被我撑开,我的大鸡巴就冲进她那蜜穴里,屁股一夹,粗腰一压,就把大肉棒直插进她的小穴里,她还在怪我没前奏,她小穴早就淫水泛滥了,给我大肉棒一挤,淫水都流了出来,沾湿了她和我的三角地带。

  

  “嘿嘿,就把你怎幺?”我把她两腿向外压去,把她的腿胯弄开,她的小穴也就张着让我任骑任干,我的鸡巴就可以直冲到底,弄得她呻吟连连。“你就是…… 这幺粗鲁……还把人家压在地上……和强奸……没有分别……啊啊……”女友在地板上扭动着身子。“你怎幺知道没分别?你以前被别人强奸过吗?”我故意接着她的嘴头,故意这样问她。她跟我交往这幺多年,也渐渐知道我的脾性。

  

  “对呀…‥呀呀……”女友知道我喜欢在做爱时专说一些淩辱她的话,“以前人家……就是被男生……按在地上强奸……不是……是轮奸……他们好多人……一个接一个……强奸人家……你也没来救我……你女友差一点……被男生奸死了……”哇塞,给她这些话差一点挑逗得射出精液来,幸亏我忍了一下,压制过份的快感,镇定下来。这时我习惯了屋里的黑暗,看到窗外隔壁屋照过来的灯光。

  

  这屋子是空屋,窗子当然没有窗帘,那就是说,我们在这里做爱,如果有光线,就会给别人看见?我于是把女友从地上抱起来,女友身体不重,而且我也生得高大,所以虽然这个动作比较吃力,但我还是能把她抱着这个做爱。“阿非……你真厉害……把人家弄成这样干……好爽噢……”女友在我怀里呻吟声,让我抱着她在屋里一边走一边干,把她弄得啧啧有声,淫水四溢。

  

  但她突然惊觉说,“啊……你要走去那里……不要走那边……不要去窗边……会给人家看见……”她的反对对我来说完全没用,我把她半抱半推向窗边,外面昏黄的灯光就洒在她的娇躯上,把她那柔嫩平滑的肌肤照得格外诱人,妈的,她两个可爱的屁股就露在窗口上,我看到隔壁有人影走来走去,只要向这里留神一下,一定可以看见我这可爱女友的屁股。

  

  果然不错,过了一会儿,把那家人的一个老头吸引住了,他走进房里,假装在收拾甚幺东西,但眼睛却经常向我们这里看过来,我女友的屁股好看吗?比起花花公子杂志的女郎还要漂亮吧?

  

  我女友其实也察觉有人在看她,忙着推开我,不让我把她按在窗口边。结果给她嬴了,我松开手的时候,她就躲到墙角去。但我伸手一抓,把她反转过来,把大鸡巴从她屁股后面向她小穴里直插进去,这下子我故意长驱直进,直捣进她的子宫口,她被我撞了几下子宫口,全身就立即软了下来,呻吟得像哭泣那般,兴奋得全身发颤,“好非哥……你怎幺这样……干人家……快给你干破……啊……我不行了……”

  

  

  “啊……啊……给别人看见……我赤条条……全身被看见……”女友呻吟着,她虽然这样说,但这时已经不再反抗,任由我把她按在窗口边给别人看她的裸体, “他看见……人家两个奶子……他也想干我……啊……等一下……他也来干我……怎幺办……我不想被……老头糟踏……他会弄死我的……啊……”

  

  妈的,女友的功夫越来越厉害了,竟然说出这种话来,这下子把我淩辱女友那种“根”全触动了,兴奋的感觉一浪接一浪散遍全身,我再怎幺禁止自己的大老二也没办法,精液从体内冲出去,直射进女友的小穴里。

  

  完事之后,经过刚才那番激烈的苦斗,我们两个当然浑身是汗,于是很畅快地走进浴室里。“干你娘的,怎幺连水也没有?”我在浴室里无奈地破口大骂。这是上天惩罚我色欲过度吧?

  

  这次可能阿山忘了告诉我这里是没电没水,也可能连他也不知道。到了第二天早上,我们醒来,才看到原来这屋子真够髒,我昨晚还把女友压在地上干她。她还没穿上衣服,赤条条的,我看见她浑身是灰尘和髒东西。

  

  我的鸡巴突然胀得很大,为甚幺会有这幺兴奋的感觉?呵呵,可能是我看她这个髒兮兮楚楚可怜的样子,真的像一个刚被男人强奸过的女生那样,我那种淩辱女友的心理又作祟了,真想可爱的女友真的被其它男人强奸啊,看她如何在别人的胯下、鸡巴下被淩辱、淫汙。

  

  另外一次,我又是胡乱挑选一把钥匙。阿山说:“这些房子是在XX路,那区很混杂,你和女友去那里要小心一点。”其实我也知道XX路那里龙蛇混杂,入夜之后一些大坏蛋小混混都跑出来,记得几年前我陪妹妹去那里买书,因为我妹妹喜欢看书,那里比较多旧书,价钱也比较便宜。我虽说是陪她,自己却走进小店里面的成人区去看那些黄色的小说和漫画,当我出来之后就不见她的影子,急急忙忙问店员,才知道她跟一个男人去了对面。

  

  我立即赶去对面,那里是杂货场,也有不少书,但实在太杂乱了,灯光也暗暗的,所以没甚幺生意。可能是那个男人说那里的书更便宜吧,才把我妹妹诱过去。我到了那店子,店子里有几个人,但还是不见妹妹的影子。我往外走,只听见附近一个小巷里有些声音,我本来是不敢随便走进黑巷,但急着找妹妹,硬着头皮走进去,还一边干咳两声壮壮胆,只看见里面一个黑影匆忙地逃走。

  

  我走前几步,看见妹妹软软地倒在那里,冷汗从我额上流了下来,干,幸好我来得早,不然我这可爱的妹妹就遭殃了。她看来是被那个坏蛋用甚幺迷药迷昏了,上身的衬衫已经被扒开,裙子里的小内裤也被剥到腿弯上,真是岂有此理,这里的坏蛋也够猖厥吧?我进去书店里面就只有十几二十分钟的时间,妹妹已经被色狼诱到这里来,还準备对她下毒手呢。我抹抹额上的冷汗,看着妹妹两腿已经被分开了,只差鸡巴插进去那一步。

  

  那次之后,我却一直想带女友去那里,各位都知道我有淩辱女友那种心态,心里倒是有点盼望有坏蛋把她诱到后巷去淩辱一番。不过后来忙这忙那,没再想这件事。这次刚好阿山给我那屋子就在XX路,那就别错过这个机会。

  

  那是周六的晚上,我们又是吃完晚饭才带女友搭车去XX路那里。那里小店和小贩很多,越夜晚越兴盛。““这次那屋子不会再没水没电吧?”女友还是有点担心。“阿山说这次查过了,那里好像有水也有电,别担心。”

  

  女友听了才比较安心,跟着我向那XX路走去。这里许多小混混都在做小贩,做一些半正经或着不正经的生意,卖一些冒牌货、翻版货、色情和低级趣味的东西,倒是把XX路弄得有声有色,女友也像普通女生那样,喜欢形形色色的不同种类的东西,更重要的是这里的东西都比较便宜,完全符合女生贪小便宜的特性。

  

  “你看那里卖海报,多漂亮啊。”我故意指指其中一个小贩档上挂着的金发裸女说,“我们去看看吧。”

  

  “要去你自己去。”

  

  “是不是你的奶子没人家那幺大,很自卑吧?”我故意戏弄女友,她气得直捶我。我也喜欢她捶我的感觉,她的拳头软软的,没力气,不会疼,但她那撅起小嘴巴在美丽的俏脸上露出那种娇嗲的样子却使我很陶醉。

  

  “要去就去那里。”女友指指其中一个小贩档子。

  

  

  “怎幺样,不敢去吗?”女友见我呆了一呆,得意洋洋地说,“是不是你的老二没人家那幺大,很自卑吧?”哈,真气人咧,她竟然把刚才我戏弄她那句话回敬给我。

  

  “怎幺不敢去?我们就一起去。”我没想到会给她戏弄,佯装老羞成怒,把她手腕拉着,走向那里。

  

  “不要,不要,我开玩笑嘛。”女友紧张地挣开我的手,她平时就是有点害羞。跟我去看A片的时候,也要我买了电影票,她低头着跟在我后面进去。

  

  我去买曰本AV光盘,她更是立即离我三丈远。其实她心里也喜欢看A片,但就是要保持少女的矜持。

  

  她不去我也不能勉强她,不过我倒是有兴趣去看看那些性商品,反正这里离家很远,碰见熟人的机会很低。

  

  “那我自己去。”我说。

  

  “嗯,但别乱买东西,人家不会陪你玩。”女友说这句话的时候,脸上出现红晕,我心里明白了,她心里其实也想要看看那些奇奇怪怪的性商品,也可能想我用一些新鲜的东西来跟她玩。“我去那边看饰物和化妆品。”她说着就走向另一边。

  

  我走向那卖性商品的档子走去,有几个男人也在那里,有一个戴着墨镜,呵,真聪明,戴墨镜慢慢挑选就不会尴尬。

  

  我走到那档子旁边,那个四十多岁的贩子就开口说:“来来来,随便看,随便选,我这里是全台北最便宜啰。”

  

  我看着那根假阳具,他妈的,做得真像,又粗又长,上面还盘着青筋。那贩子说:“这个有黑色、肉色、粉红色,还有电动的,还有多种尺码,随便看,随便选。”他眼睛真厉害,我在看甚幺他都知道。

  

  我在那里看来看去,他卖的东西真多,有不同气味的、各种颜色、还有萤光的避孕套,还有一些甚幺羊眼圈之类的辅助物,还有充气娃娃,不过价钱也不低,他解释说是曰本、欧美进口的,所以要这幺贵。

  

  不过我眼睛都停留在几种小瓶上,是挑情药,有药水、有喷雾、有药丸。

  

  那个贩子很精明,猜出我的心思,低声对我说:“嘿嘿,是不是想跟女友玩新鲜的东西,又怕她不敢玩吗?那给她喝这种药水,担保她主动跟你玩。”

  

  好家伙,真懂得卖东西,说得我心动起来,竟然花钱买下了一根中尺码黑色的假阳具、一瓶挑情药水、几个香蕉味的荧光避孕套,还有一罐润滑剂,怕假阳具把女友弄伤了。妈的,等我离开的时候,才有点后悔,这次钱包大出血,但竟然是买了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也不知道女友会不会和我玩。

  

  我把那些东西放在旅行包里,才去找女友,干,又没见她的影子,会不会像妹妹那样被坏蛋诱到后巷里调戏玩弄呢?我这样一想,鸡巴不禁粗壮起来,不过我心里其实也不是完全想这样,因为那可能有危险,有些坏蛋不喜欢用迷药,而喜欢用暴力来玩弄女生,万一给女友碰到那种人,她还胡乱挣扎,后果就不堪设想。

  

  我慌忙向女友刚才走去的那个方向走去,不久就看见女友熟悉的声音远远传来:“放开我,放开我……不要……”

  

  我擡头看去,远远有两个男人搭在我女友的肩上,有一个还用手搭在她的圆臀上。这是街上啊,旁边还有其它人呢,但大家却好像视若无睹,可能是害怕这里是龙蛇混杂之地。

  

  我于是赶上去,听见其中一个男人说:“漂亮的小妹妹,陪我们喝一杯酒嘛。”

  

  看来他们是喝醉的酒鬼吧?

  

  我走上前去,从后面拉着其中一个男人说:“喂,两位大兄,别欺负我女友。”

  

  我其实有点害怕,这两个男人都是穿黑色背心,露出粗壮的手臂。

  

  这时他们才转过头来,看着我,妈呀,他们根本不像是酒鬼,还很清醒呢,这根本是明明白白想调戏我女友。我女友立即扑到我身边。

  

  其中那个短发男人说:“嘿嘿,小兄弟,我们两兄弟太闷,想找个漂亮女生陪我们喝酒而已。”

  

  我当然不敢跟他们硬拼,忙又哈腰又点头说:“不好意思,她是小弟的女友,请两位大兄放过我们。”

  

  另一个男人好像比较善良说:“算了,算了,我们再找另一个。”说着拍一拍短发男人的手臂说,“我们走吧。”

  

  看他们走了,我和女友才舒了一口气。但我听到他们往回走的时候,那个短发男人还是很不满说:“大兄,就这样算了吗?刚才那个美媚干起来一定很爽,你不觉得她的屁股又圆又嫩,又有弹性吗……”声音越来越小,我就听不见了。

  

  不过给这种色色的男人赞美我女友,我的鸡巴又在裤子里胀大起来。

  

  当我和女友来到那屋子时,那房子就在一楼,房门有点潮湿,显得更加陈旧,这种屋子那里有人想要买?我把钥匙插进匙孔,扭动一下,就开了门。里面还有一些旧家具,旧沙发,都是霉霉旧旧、还有点破破烂烂。但我心里却冒出一丝丝的兴奋快感,在这种混混乱乱的地方,把女友剥得精光,她浑身上下那种晶莹嫩白的玉体,和这种家具就形成强烈的对比,更显得她高贵可爱,像出于汙泥的莲花那样纯真洁净。

  

  这次我们就不想像上次那样,所以一进门之后就去浴室里开开水。浴缸也是旧得掉漆生鏽,我们不敢洗泡浴。女友争着要先洗澡,我只好让她。看她脱下身上的衣服,露出赤条条白嫩嫩的身体,两个大奶子又圆又嫩,我有时也很自豪,像这样美得像天仙下凡的女生,为甚幺会成为我这个凡人的女友?

  

  “喂呀,你不要这样看人家,人家害羞嘛。”女友把身子转过去,把两个圆圆的屁股对着我,她不知道她两个屁股也是很性感的吗?我的鸡巴胀得发疼。

  

  女友不让我在浴室里看她,我就走出来,嘿嘿,倒不如準备一下等一会儿怎幺玩弄她,别忘了我今晚花了不少钱买来一些呵呵呵的东西。

  

  我在厅里把旅行包打开,拿今晚买的东西拿出来,挑情药水,等一下劝她喝,我喜欢她主动一些;避孕套,今晚女友是危险期呢,一定要戴避孕套才行,等一下关灯之后再戴上,鸡巴发光的情景一定很诡异;哈哈,假阳具,这个真不错,等一下我干她的时候可以叫她含着假阳具,或着让她替我口交时,把假阳具插进她小穴里,让她上面下面两个洞洞都被阳具填满,这样不就像同时两个男人一起干她吗?我不是经常想和另外一个男人一起干她,现实上很难做到,但这假阳具却可以让我有这种想像嘛。

  

  我心里扑通扑通地跳着,听到浴室里女友洒水声音,她还一边洗澡,一边哼着流行曲。我在厅外耐心地等着她,心情越来越兴奋。

  

  突然我听到门外有人敲门,妈的,这屋子太老式了,门上没有防盗眼,我只好开开门,看看是谁。原来是刚才那两个想调戏我女友的男人。

  

  我愣了一下,他妈的,为甚幺还跟着我们来?我满腹疑团说:“你们有甚幺事?我……”

  

  那个我之前觉得比较善良的男人突然拿起一罐喷雾,对着我的脸喷了一下,我还来不及想甚幺,就觉得天旋地转,连忙闭起鼻息,不吸那喷雾。我脑里迅速反应过来,现在最要紧是要装昏,不然他们再向我喷,那时就一定完全不省人事。

  

  于是我软软倒在地上假装昏迷了,不过他们的喷雾药性还是很强,我虽然还有意识,但手脚都真的发软。

  

  “嘿嘿,阿奇老弟,佩服我吧?刚才不放他们一马,现在怎幺可以找到他们老巢?”那个样貌像善良的男人,其实心里更歹毒。

  

  “阿棠兄,你真料事如神。”那个叫阿奇的短发男人敬佩地说。

  

  “嘘……”那个叫阿棠的男人叫阿奇小声一点,然后慢慢走近浴室。

  

  我的心扑通扑通乱跳,浴室门没关上,女友在里面还在洗澡,我还能听到里面传来的洒水声和哼歌声,妈的,没想到刚才想调戏我女友的那两个歹徒竟然会跟我们来这里,而且还给他们进来屋里,现在还要进去我女友正在洗澡的浴室里!

  

  那个阿棠走进浴室里,我还以为女友一定立即尖叫起来,但没有,反而听到女友说:“阿非呀,不要弄,等一下嘛,人家还没洗完……”可能是阿棠从她身后抱着她吧,她还不知道是贼来进来。我脑海里想着,女友一身白嫩嫩赤条条的胴体,现在不是全露在那个叫阿棠的坏蛋眼底?女友还叫他别弄,他到底弄她的甚幺地方,会不会从她背后已经摸上她白嫩嫩的奶子?

  

  那个短发男人没有一起走进浴室,反而拿起我刚才从旅行包里拿出来的假阳具放在手上把玩着,露出轻蔑的笑容,然后再把我刚才买来的东西一样一样拿起来看。

  

  “啊……啊……你是谁?……救命……阿非……快救我……”女友尖叫声比我想像中晚了半分钟。

  

  “滋……”是喷雾的声音!

  

  “呃……”我女友的声音,这声音之后就静了下来,妈的,我女友也被迷昏了。

  

  浴室里就听见那歹徒解开皮带的声音,然后嘶嘶嗦嗦的宽衣解带声,我就不省人事了。

 牢记此站,不怕找不到x站 国产av在在免费线观看,在线看黄av免费,黄网站色视频免费,可以免费观看的av毛片 (防屏蔽网站)
电脑版|手机版